新華財經北京5月19日電 18日,博道基金研究副總監兼研究部總經理何曉彬做客今日頭條財經頻道和新華財經線上訪談欄目《投基方法論》,分享量化投資策略。

嘉賓簡介:何曉彬,廈門大學統計學博士,金融風險管理師(FRM),18年證券、基金從業經驗;歷任長城基金數量分析師,交銀施羅德基金金融工程部總經理助理,上海凱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金融工程部總監,交銀施羅德基金專戶投資部副總經理、投資經理;2014年加入博道投資,任量化高級投資經理,現為博道基金研究副總監兼研究部總經理、專戶投資二部總經理。


問:你是量化分析師出身,迄今為止擁有18年量化投研經驗,不妨先給大家介紹一下自己?

何曉彬:從自己個人經歷來講,我是統計學專業出身,量化投資希望從數據上去尋找統計規律,進而構建投資策略,量化是我的老本行;2017年博道基金私轉公后,我開始參與管理公司的研究部,系統接觸主動基本面研究,量化和主動都是獲取收益的手段,其各有優勢。

比如,量化投資的基本面因子更多是在捕捉一些市場異象,但是主動基本面投資更觸達投資收益的本質,即優秀的公司能夠創造超額收益;再比如,雖然主動投資對優秀公司有更深刻的認知,但投資決策過于依賴主觀認知,而量化的方式可以讓產品策略更清晰穩定、可預期。我也在思考如何把量化和主動相結合,經過這幾年的實踐,最終形成了現在的系統化基本面投資思路。


問:能否給大家進一步介紹一下你眼中的量化投資,以及這些年量化投資的發展?

何曉彬:在我看來,量化策略的主要優勢在數據的寬度,可以在更多的股票上去尋找超額收益,或者說更可持續的超額收益。

現在整個量化多因子策略發展態勢有兩個方向,一個方向是往AI機器學習方向,把策略交給算法。另一個發展方向,是利用主動邏輯因果關系去補足量化在長期數據維度的不足。目前我們博道基金的量化團隊在這兩個方向都在嘗試,楊夢團隊更多是圍繞著量化增強策略、機器學習的方向深耕,我自己則希望在基本面量化方向更前進一步。

我給自己的定義是基本面投資“新勢力”,有點像現在的造車“新勢力”。造車“新勢力”是軟件重新定義汽車,也是希望將豐富的智能和互聯網產品體驗賦能汽車,本質上它還是要做造車這個工作。我自己的量化策略,核心還是圍繞著基本面投資,希望融合量化和基本面投資在不同時間維度的優勢,我整個框架是基本面為體、量化為翼,用系統化方式做基本面投資。


問:你通過系統化去賦能基本面投資的方式,最終希望達到一個什么樣的投資目標?

何曉彬:這么多年通過對主動投資和量化投資的比較研究,我發現傳統的基本面主動權益投資雖然給投資者創造了不錯的超額回報,但是勝率不太穩定,在風格多變的A股,短期業績亮眼的熱門權益基金其長期業績波動性可能比較大。相反,持倉分散、追求系統化投資的量化策略所創造的超額收益會更加穩定。

我們公司內部曾經測算過,如果一只權益型公募基金的業績表現能夠長期穩定在50%分位數之上,比如40%分位數,那么它長期累計業績的排名分位數是20%左右,這是實現慢富的“復利”路徑。我們公司一直也是倡導長期投資,慢慢變富。我希望能夠融合量化和長期基本面投資的優勢,在跟住基金平均水平的基礎上再加一些對優秀公司的超額認知,讓基金表現大概率排在50%分位數之上,多策略分散配置也更加穩定可預期。這樣一來,既能讓投資者拿得住,基金的業績長期來看也會比較出彩。


問:從投資的角度來講,希望達到長期排名中位數之上的目標,具體需要從哪些方向來努力?

何曉彬:在策略構造之前,我們首先要去思考,超額收益到底來自哪里?我們拆解了公募主動權益基金的收益來源,主要可以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層是權益資產風險溢價,即承擔了權益資產本身波動后,應被補償的回報,這是用非常低的成本可以拿到的,比如去買中證800指數ETF,過去十幾年,中證800指數年化收益率為10.52%。

第二層是比較容易獲取的超額收益。2006年1月到2022年3月偏股混合型基金長期年化回報是15.38%,高于同期權益資產風險溢價本身,那么,這部分超額收益就是偏股混合型基金整體作為基本面投資者創造的價值。進一步分析這部分超額收益的來源,歸因結果顯示,倉位選擇貢獻很小,主要是行業選擇能力和個股選擇能力,兩個能力還比較平均。

第三層是較難獲取的超額收益。這是優秀公募權益基金經理進一步超越同行創造了更高的超額收益,這個超額收益相對更難,因為要有更高的超額收益需要組合里有長牛股,而市場少數公司獲得大部分市值增長,“馬太效應”非常明顯,不論A股還是美股都有這個現象,這意味著組合要有更高的超額收益,需要找到這些少數的優秀公司。

因此,如果我們想要做到持續保持中位數之上的業績,賺到后面兩個超額收益,需要在三個維度上構建能力圈:第一個維度是個股選擇能力;第二個維度是行業配置能力;第三個維度是對優秀公司的認知。我們希望在保持量化寬度優勢的同時,借助主動深度研究數據資源,補齊量化在長期基本面方面的不足,使得量化模型最終具備這三個維度的能力。


問:對標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數,你希望用量化的方式去力爭實現長期排名中位數之上的目標,在實踐中準備如何來做?

何曉彬:在我看來,基本面維度具有超額收益的公司一般有三個特征:強競爭力、高景氣度和低估值。而在投資實踐中,這三者不可兼得,必須有所取舍。從策略角度來看,我更看重競爭力和景氣度,因為這兩個維度代表企業的盈利,是我們希望長期追求的價值所在?;谇懊嫠f的思考,我構造的是“核心+衛星”的復合策略,其中,核心是“精選優秀公司”為主的長期競爭力策略,衛星是“優選景氣行業”為主的景氣驅動力策略。

所謂長期競爭力策略,即通過發揮長期基本面深度研究的優勢,在博道基金主動投研團隊的長期競爭力推薦池基礎上,用量化方式精選個股,積極爭取優秀公司的阿爾法,該策略的核心基石是博道基金研究基礎設施在基本面研究上的認知沉淀。達里奧在《原則》里面有提到他們內部怎么去對大家研究的觀點形成更有效的決策,提出了所謂的“創意擇優”,只要系統跟蹤每個人過往的觀點準確率,在這個基礎上再去賦權,通過加權就可以形成相應更優的觀點。這對我們的工作很有啟發。雖然最終我們是用量化方式構造策略,但是高度還原了主動投資的過程,盡量讓兩種方式取長補短,發揮多元和穩定的優勢。

而景氣驅動力策略,則是充分發揮量化的寬度優勢,根據多個景氣維度多因子的方式構造行業綜合景氣指標,超配景氣行業力求獲取行業超額收益。由于量化策略獲取超額收益能力相對穩定,我選擇用“量化方法構造行業輪動策略”打底,提高組合超額收益的穩定性?!伴L期競爭力策略”是核心,也是獲取中位數之上排名的關鍵。


問:實踐中如何能實現控制投資組合回撤方面的目標?

何曉彬:做風險管理其實有兩個手段,一方面,可以通過倉位管理,主要依靠戰術性配置方法或者模型。另一個方面,通過策略的分散,即策略里涵蓋多種收益來源,正如資產配置行業流行的一句名言:“分散是唯一免費的午餐?!?/p>

這也是我為什么選擇采取“核心+衛星”兩大策略的原因,長期競爭力量化精選個股策略和行業景氣度量化優選行業策略相關性較低,例如,長期競爭力量化精選策略重點篩選出優質的核心資產,主要聚焦在醫藥、科技、消費、高端制造等板塊;行業景氣度策略會進行適當的行業輪動,在核心資產表現相對較弱的時候,也會創造其他超額收益。通過分散的方式可以平滑組合的波動。


問:對于普通投資者來說,近期市場的波動讓不少投資者也比較焦慮,你對于投資者有什么建議?

何曉彬:我們同樣也是基金持有人,非常能感同身受。事實上,權益資產是“動態風險溢價”,“動態”意味著波動是其伴生的資產特征,不過感受波動的同時,大家更要認識到權益基金的內在價值,在我看來,權益資產的風險溢價+基金管理人的超額收益,這才是權益基金更為重要的價值特征。

站在當前時點,總體上,我們認為內外部不確定性因素逐步明朗,非理性情緒宣泄基本告一段落,市場也將逐步回歸基本面,更多關注經濟增長和企業盈利恢復的情況;同時,在更多和更大力度的政策推動下,市場風險偏好有望逐步改善,我還是對市場持有更加積極和樂觀的態度,而且當前A股中長期潛在回報已經高于權益風險溢價歷史平均中樞,意味著權益資產本身就已經具有“超額收益”,從資產配置的視角看,現在應該是積極付出行動的時間窗口,相信“守得云開見月明”!

基金有風險,投資需謹慎。以上為嘉賓訪談問答實錄,僅代表被訪者個人看法,不代表今日頭條和新華財經觀點。


編輯:林鄭宏